前首富掏出三板斧,爆改美特斯邦威

美邦服饰的复兴之路依然充满荆棘。品牌老化、发展规划不明确、转型时机把握不当等问题,仍是横亘在前的重重障碍。未来,美特斯邦威能否逆风翻盘,尚待时间验证,市场竞争激烈,留给美邦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来源 | 伯虎财经(bohuFN)

作者 | 宁成缺

美邦服饰,这个曾以“不走寻常路”风靡全国的休闲服饰品牌,如今却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命悬一线。

自2008年荣耀登陆A股市场,成为“休闲服饰第一股”,其股价一度飙升至31.5元/股,总市值高达389亿元,辉煌一时。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内部经营策略的调整失误,美邦服饰逐渐步入困境。

近年来,美邦服饰的业绩持续低迷,主营业务连续八年亏损,市值也大幅缩水,从巅峰时期的389亿元跌落至如今的26.63亿元,蒸发了超过300亿元。股价更是在1元退市线附近徘徊,面临严峻的退市风险。

深交所也连续三年对美邦服饰发出年报问询函,对其营收大幅下滑、扣非后巨额亏损、投资性房地产价值、应收账款以及加盟商等问题表示高度关注。

持续的业绩亏损、大规模的撤店关店、偿债能力的下降,无一不在宣告着这个曾经辉煌的品牌正逐渐被市场所抛弃。美邦服饰的现状,不仅是对其自身经营策略失误的深刻反思,也是整个服饰行业快速迭代、竞争日益激烈的一个缩影。

1、美特斯邦威为何衰落?

美邦服饰自2012年起,其业绩便踏上了连续下滑的不归路。起初,营收从2012年的95.10亿元逐年递减,至2014年已降至66.21亿元;净利润更是遭遇重创,从2012年的8.50亿元急剧下滑至2014年的4.32亿元。2015年更是亏损4.32亿元,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此后数年,美邦服饰虽偶有盈利,但总体亏损成为常态,尤其是在2019年至2022年四年间,累计亏损超过29亿元,营收规模也大幅缩水从2018年的76.77亿元跌至2023年的13.56亿元。

美邦服饰的衰落,首先归咎于其加盟模式的双刃剑效应。加盟商的进货决策基于销量而非总部的生产规划,导致库存积压严重。同时,加盟店数量的激增与部分加盟商经营不善并存,导致应收账款周期延长,资金链紧绷,进一步加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和市场反应滞后。

其次,美邦服饰未能紧跟电商发展的浪潮,错失了市场转型的关键时机。尽管后来尝试通过邦购网和有范App进军电商领域,但前者因概念超前、软硬件条件不成熟而失败;后者虽有巨额投入,却因与服装销售结合不紧密,未能有效带动业绩增长。在移动互联网用户激增的背景下,美邦的电商尝试未能转化为实际的竞争力提升。

此外,国际快时尚品牌的冲击以及国内市场的快速变化,也对美邦服饰构成了严峻挑战。ZARA、H&M、优衣库等国际品牌凭借快速响应市场的机制和高性价比的产品迅速占领市场,而安踏、李宁等国内品牌则凭借独特的设计和良好的口碑赢得了年轻消费者的青睐。相比之下,美邦服饰的产品显得保守落后,缺乏创新和个性,难以吸引年轻消费者的目光。

美邦服饰过于依赖明星代言和广告投放的传统营销方式,也限制了其品牌形象的提升和产品差异化的实现。在快时尚盛行的时代,品牌需要不断保持新鲜感和市场竞争力,而美邦在这方面的努力显然不够,导致其逐渐被市场边缘化。

综上所述,美邦服饰的衰落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加盟模式的双刃剑效应到电商转型的失败,再到国际快时尚品牌和国内市场的双重冲击,以及营销策略的僵化,都使得美邦服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失去了地位。

2、前首富出山爆改,美邦能起死回生吗?

在危机四伏的商业浪潮中,美特斯邦威经历了三次换帅的波折。

创始人周成建从一个小裁缝起家,一路逆袭为浙江首富。在2008年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榜中,周成建以136亿的身家成为浙江首富,力压娃哈哈的宗庆后、万向集团的鲁冠球、复星国际的郭广昌等一众浙江大佬。

美特斯邦威的崛起之路始于1995年温州的第一家专卖店,随后在周成建的引领下迅速扩张。2003年,品牌豪掷千万邀请周杰伦代言;2008年,美邦服饰成功登陆深圳交易所,一时间风头无两。

但自2011年业绩巅峰后,美邦业绩逐渐滑落。2015年,美邦营收骤降至62.9亿,并首次出现上市后的净亏损,达到4.32亿。面对困境,创始人周成建选择退位,将接力棒交给了女儿胡佳佳。

胡佳佳虽名校毕业,且在各部门历练后上任,她大刀阔斧地改革,启用新人,重塑品牌形象,力求重获年轻消费者的青睐。遗憾的是,尽管努力不懈,美邦的业绩颓势仍难以扭转,七年间累计亏损近32亿元。

美邦的困境并非孤例,整个服饰行业都面临着转型的阵痛。杉杉、森马、海澜之家等老牌品牌亦在努力求变,但复兴之路异常艰难。品牌的“二代”接班人们,如周立宸之于海澜之家,邱坚强之于森马,虽满怀雄心壮志,尝试年轻化、电商化、跨界等策略,却往往难以重现父辈时代的辉煌。

究其原因,一是外部环境的剧变,消费预期下降、行业需求增长乏力;二是内部成长的差异,“二代”们虽受高等教育,却难以复制父辈在商海中摸爬滚打的实战经验,其管理风格更偏向非经营性思维,那样抵抗下滑的趋势。

再回到美特斯邦威,危机之际,创始人周成建不得不亲自出山,上演了一场“反向交棒”的戏码,他主要有三个动作。

第一,是对组织架构进行彻底改革。面对过去职能部门为主、结构臃肿且老龄化的挑战,他果断采取“瘦身”策略,员工数量大幅缩减,同时积极引入年轻人才,旨在构建一个年轻化、扁平化且以销售为核心导向的新型组织架构。

第二,重押直播电商,投身全域新零售。2023年,美特斯邦威电商总部落户杭州,两大数字产业公司相继成立,并在抖音平台开设了官方账号。

这一战略转型迅速见效,仅三个月时间,抖音官方旗舰店便积累了91.9万粉丝,去年双11期间天猫旗舰店业绩更是实现了环比269%的惊人增长。

第三,美邦服饰决心彻底重整供应资源体系。去年,当国潮风尚席卷市场,为美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流量高峰时,却因供应链响应滞后,未能有效承接这股热潮,导致宝贵机遇的流失。这一事件促使创始人周成建进行深刻反省,他意识到供应链的脆弱性是制约公司持续发展与竞争力提升的关键瓶颈。

消费者反馈中频繁提及的美邦服饰做工不佳、价格偏高问题,进一步印证了供应链管理和商品企划方案存在的短板。为此,周成建提出了以数字化管理为手段,全面提升供应链的保质量、保成本、保效率能力。

从财务数据来看,周成建的回归及一系列改革措施已取得初步成效。2024年一季报显示,尽管营收有所下滑,但实现归母净利润6810.50万元,同比增长55.37。电商板块也表现良好,今年618期间,美邦服饰累计成交额超6000万元,同比增长346%。

总的来说,美邦服饰的复兴之路依然充满荆棘。品牌老化、发展规划不明确、转型时机把握不当等问题,仍是横亘在前的重重障碍。未来,美特斯邦威能否逆风翻盘,尚待时间验证,市场竞争激烈,留给美邦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增长科学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伯虎财经伯虎财经
上一篇 2024年7月6日 下午1:50
下一篇 2024年7月7日 下午10: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